法制網首頁>>
如何讓長江流域協調機制真正落地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建議明確專門機構細化運行流程
發布時間:2019-12-31 09:40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提起長江的時候,在長江邊上長大的劉修文委員總會想起《長江之歌》這首歌,其中“我們贊美長江,你是無窮的源泉;我們依戀長江,你有母親的情懷”幾句歌詞,總是讓他心潮澎湃。

“今天,我們審議長江保護法草案,是新時代的新聲、強音,也是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舉措。”劉修文說。

周敏委員說,通過立法對長江進行保護,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重要舉措,是完成黨中央重大任務的要求,是保護中華民族母親河、保證我們子孫后代可持續發展的急迫需要。

12月27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對長江保護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進行分組審議。

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審議時指出,草案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把生態修復擺在壓倒性位置,作出建立綜合管理體系、加大對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等制度設計,對保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有重大意義。同時,針對協調機制、法律實施與監督等問題,委員們提出了相應的修改建議。

明確具體辦事機構和工作程序


為保障協調機制的統籌協調作用,草案明確了協調機制的統籌協調職責,并明確了協調機制在組織建立各項制度體系及制度運行中的統籌協調地位。

一些委員提出,應把協調機制的任務落實到具體部門,從而確保這一機制能發揮最大作用。

劉修文認為,鑒于管理體制條塊分割、部門分割、多頭管理依然存在,為進一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關于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實行政府權責清單制度的要求,建議研究完善管理體制和職責清單,增加規定,“組織制定和修改分部門管理的權責清單”。

在竇樹華委員看來,確保草案規定的協調機制能夠落地,對于保護好長江生態系統、處理好長江的保護和發展的關系至關重要。

竇樹華認為,協調機制畢竟只是一個決策機制,還是應該有一個專門的機構來落實協調機制的決策部署。建議下一步國務院在建立這個機制的時候,明確具體的辦事機構和工作程序,保證長江流域協調機制真正落地,切實發揮作用。“如果法律中能更明確地規定協調機構會更好”。

王教成委員認為,這個統籌協調機制在具體建立順暢權威的運行機制方面還有不足。需要再細化具體設計,防止出現部門間的推諉、監管缺失以及過去經常出現的“上面千條線,基層一根針”的亂象。

王教成建議,在總則里進一步明確長江流域統籌協調機制的運作模式、管理監督方式和職責、權限。要強化體制機制建設,細化運行的機制、運行的流程、協調的權責,用順暢的運行機制,解決以往“九龍治水”的突出矛盾,清晰勾畫落實多元共治、協同落實的具體路徑,切實發揮權威高效的國家統籌協調機制效能,使這個機制真正有效地統籌全面、聯通末端,落實到共治最后一公里。

縮短國務院向常委會報告周期


草案第七十五條規定,國務院應當每五年就長江流域生態狀況變化趨勢、生態系統修復和保護、環境治理情況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長江流域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定期向同級人大常委會報告本行政區域內實施長江流域生態系統修復和其他保護措施以及環境治理情況。

彭勃委員認為,法律實施后,諸如違規項目拆除管理、岸線管制、污染物排放、非法侵占水域、禁航禁漁等工作是可以較快見效的,所以建議國務院在法律實施的初期,縮短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的周期。

“五年確實是長了一些,一屆也就能聽一次,從工作周期和相關的工作指導、監督上來講,時間上應該再縮短一些。”彭勃說。

左中一委員指出,現在有些地方干部調動比較頻繁,流動也比較快,為了加強監督、傳導壓力、落實責任,可以考慮規定地方政府每年報告一次,以增強各級人大對法律落實情況的掌握。

周洪宇委員說,長江保護法的一個重要立法任務和特征,就是從流域管理的現實需要出發,結合國家政策性規定和實際做法,將環境管制與規制從“督企”向“督政”擴展。因此,建議將“督政”作為立法的一個重點問題予以關注,并通過人大監督、督察、目標責任與考核、約談、掛牌督辦、信息公開與共享、公眾參與等機制,保障長江生態環境保護監督管理體制的有效運行。

明確檢察機關可提起公益訴訟


草案第七十三條規定,因實施污染、破壞行為造成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損害的單位和個人,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長江流域設區的市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可以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提起生態破壞或者環境污染損害賠償訴訟。

鮮鐵可委員說,上述規定沒有明確有關社會組織以及檢察機關對此提起公益訴訟的問題,建議增加相關內容。

鮮鐵可指出,實際上,有的地方政府明知當地企業污染破壞了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但是可能出于地方政府的政績等因素考慮,往往不愿意對此提起生態環境或者環境污染損害賠償訴訟。因此,有關社會組織、人民檢察院作為社會公益的代表,完全可以對此提起公益訴訟,尤其是人民檢察院不僅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訴訟,還可以對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提起行政公益訴訟,所以此處增加有關社會組織和檢察機關的公益訴訟是十分必要的。

鄭淑娜委員提出,上述規定提到的賠償訴訟,并未明確是民事訴訟還是公益訴訟,“如果是公益訴訟,我們目前還沒有給一個人民政府作為公益訴訟主體的規定,要不就是檢察機關,要不就是法律或者國家規定的某個部門,建議這里再斟酌一下”。

韓梅委員建議,建立公益訴訟基金對權利訴求方提供資金和法律援助,對有效監督舉報的民眾要給予實質性的獎勵。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北京赛车pk10漏洞 雷速体育比分网 qq麻将作弊器2014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排列三开奖官网同步 脱兔电竞比分直播 竞彩比分网球探 贵州快3中奖规则 澳彩网 河北快三平台 澳洲幸运10 3d组选概率计算公式 厦门做什么兼职赚钱快 北京pk10如何杀一码 一笑一码期期准中一肖 快3走势 足球北单比分直播